亚博ag(中国)电商有限公司 亚博ag(中国)电商有限公司 云南政治掮客“苏公公”案情披露:被控受贿近5000万

云南政治掮客“苏公公”案情披露:被控受贿近5000万

“交往当中,秦光荣叫我的名字,洪波这样子。白恩培叫苏总,曹建方也是叫苏总……”

“秦光荣对我那么客气那么尊重,白恩培对我那么客气那么尊重,旁边坐着吃饭的人感觉就不一样了……”

曾被白恩培、秦光荣两位云南省委原书记奉为“座上宾”的“政治掮客”苏洪波,被控涉嫌收受他人财物近5000万元。近日,12309中国检察网发布的相关起诉书披露了这一消息。

苏洪波 本文图片均为警示教育片《政治掮客苏洪波》截屏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根据检方指控,苏洪波收受的财物金额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的两倍有余,全部来自一名姓林的商人。在该商人请托下,苏洪波通过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向他人打招呼,使林某公司拿到相应的项目和上亿元贷款,他自己则从中获得巨额贿赂。

省委书记请他到家中喝酒聊天

起诉书介绍,苏洪波,男,1960年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系香港某公司董事长。因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行贿罪,2019年1月被先行拘留并逮捕。

2019年7月,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行贿罪对苏洪波案提起公诉。

检方依法审查查明:2007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苏洪波利用与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多年交往形成的良好关系和曹建方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云南某公司法人代表林某请托,通过曹建方向他人打招呼,帮助林某的公司顺利获得某项目和人民币8亿元贷款。在此期间,苏洪波收受林某所送美元10万元、人民币4780万元以及林某替其支付的房费人民币19.417398万元。

起诉书还显示,为感谢曹建方帮助,苏洪波于2007年至2014年间分多次送给曹建方现金共计人民币19万元、美元4万元、港币20万元,以及为曹建方外孙支付美元15万元、港币113.2467万元的保险费。

2018年7月17日,苏洪波在广东省珠海市被公安机关抓获,调查期间,他如实供述了监察机关尚未掌握的上述行贿犯罪事实。

曹建方

一名商人何来影响力能够收受数千万元贿赂?

《中国纪检监察报》2020年5月报道,苏洪波早年在云南省计划委员会培训中心工作,任接待科科长。据其自述,他在该单位认识了包括曹建方(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已被查处)在内的很多领导干部,之后下海经商。

这样一名看似没什么背景的商人,却被当时的云南省委书记奉为“座上宾”

前述报道介绍,2003年全国两会期间,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白恩培邀请某领导吃饭,巧遇苏洪波以及另一桌吃饭的一群人,其中不乏领导干部。为凑热闹两桌客人合成了一桌。当天,白恩培通过这次吃饭认识了一些领导干部。

也是通过这次吃饭,白恩培认为苏洪波关系广、有人脉,手眼通天,能帮上自己,于是大大拉近了与苏洪波的关系。两人交往渐密,以至于苏洪波每次到云南,白恩培都要请他到家中吃饭聊天。

“我每次到昆明来,白(恩培)都会知道。而且他不管陪多大的领导,8点钟,他老婆都会叫我去他家里的,基本上我去他家,他不管陪谁,8点钟都会回来陪我喝点酒、聊聊天。”苏洪波说。

以“大内代言人”自居

2014年8月,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但这并未影响苏洪波继续在官场发挥“能量”。

《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显示,秦光荣2011年担任云南省委书记后,不仅没有肃清白恩培的恶劣影响,反而换个形式滋长“山头主义”和帮派现象,变着法子违背党的组织路线、形成自己的小圈子,导致云南政治生态中正气不彰、歪风横行,污染不断扩散。而其中推波助澜者,就是被秦光荣亲切称呼为“洪波”的苏洪波。

“秦光荣,我从来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他说书记或者省长我们吃顿饭,没有这样过。吃饭都是他主动安排的。他让曹建方安排我吃饭,我来了,他都要来陪我散散步。”苏洪波曾这样表示

上述报道还称,秦光荣对苏洪波既忌惮畏惧又讨好拉拢,在选用干部时,他主动向苏洪波表示:“你有什么合适的人可以推荐过来”,“要换届了,你有什么干部你只管说。”

苏洪波曾被白恩培、秦光荣奉为“座上宾”

两任省委书记对苏洪波“关爱有加”,无非是看中他所谓的“来头”和关系,为自己搭天线、攀高枝,为政治上的更高追求谋求捷径和便利。苏洪波则奔走于北京和云南两地,刻意营造自己来头大、靠山硬、关系广等身份背景,把自己包装成手眼通天、法力无边、无所不能的人物,一副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神秘秘的样子。

云南省纪委监委、云南广播电视台联合制作的警示教育片《政治掮客苏洪波》就介绍,在云南,苏洪波有“苏公公”“老佛爷”之称,在与当地官员打交道、一起吃吃喝喝中,他以“大内代言人”自居,甚至与一些省级干部吃饭时,都当仁不让地坐在主位上。很多副省级领导都坐在他的边上,大家在敬酒时,肯定先敬苏洪波。

“其实他就说那东西,感觉派头很大,口气很大,但是不会说得很具体。曹建方称他为‘首长’,毕恭毕敬。”与苏洪波有交往的一名云南干部说。

另据苏洪波在片中自述,他曾分8次给了秦光荣150万港币、10万美金、一个金月饼。对于曹建方,给了其姐姐10来万块钱,给其小外孙买了一个100万的保险。

言语间,苏洪波还带着些不以为然,“我跟曹建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用不着行贿,他可能更愿意给我东西,他给我可能要更多。”

近年来,多位与苏洪波有交集的领导干部已相继被查并面临法律严惩。

2016年1月,曹建方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并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遭遇“断崖式降级”3年后,他又因严重违法通报被查,当时的身份为“云南省农垦总局规划统计处原副调研员”。

落马两年后,2016年10月,白恩培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一审被判死缓。法院审理查明,白恩培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超2.46亿元。此外,白恩培还有巨额财产明显超过合法收入,不能说明来源。

2019年5月,秦光荣主动投案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1年1月因犯受贿罪一审获刑7年。法院审理查明,秦光荣直接或通过其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389万余元。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苏洪波案的审理情况尚未进一步公开披露。